换妻记 2_超碰 

首页  »  家庭乱伦  »  换妻记 2

为了赶早在纽约股市开市之前,收集消息与市场走向。王正方每天淩晨四点左右一定就得起来打开电脑,查看各个财务网站底新闻与分析。当然起身底第一件事就是查证前一日各股票帐户内所有股票的市场价值。他的帐户内成长惊人,比起一年前刚开户时,足足暴长有五、六十倍之多。望着这样狂增突长的成果当然令他得意得非凡,不时想着让熟人知道定会认为是一个了不得的成就。可是本人却清楚,起步时的资本少,即使用了些手段和策略滚了又滚这幺多番,也丝毫不足以睥睨同俦。认同成就得看金额本身,当下的情形是上不了千万,没人会注视你。

而在目前的市况下,不少人抄做股票的成绩,都能得到类似的比率,眼下实不能算是什幺了不起的成就。网路与科技股带来的市场远景,让股市成倍数地飞涨,虽然实际进入后会知道是不容易。但还是太多成功的实例,心里也明白,自己全亏那些鬼门道,才使得荷包成倍数成长。而比起真正抄做的人,他只是小巫里的小巫。报章报导在华尔街新贵与分析师们,那些人的收入更更只有咋舌的份。 
  
   

现在大家都认为时代改变了,新经济在起飞,人们亟须抓住今日的机运。更有进者;发财的意义不同以往,任何上市或未上市的网路公司,都可轻易地在极短时间内累积出来不可想像的财富;
人们需赚更多又更多的钱财才能勉强追及科技新贵之一小块饼。所有过去的成绩好像一夜之间都不足观,再不像以往投资人那般斤斤计较税负的差异,因为赚进容易,己不在乎如何付出,消费习惯改变了,手头鬆动。在这种情况下,王正方无法自认已经赚到钱,更无从接受已发到财了
。唯觉得安慰与还不错的是自己还能即时挤进这个疯癫上扬的市场。能在整个汹涌成长的股海里,得成为其中佔很小部份的幸运者之一。

当然是没什幺了不起,也绝不是值得跨跃的事情,虽与传言股市的腾龙之仕无从相较,但已无从抑制不志得意满。更且,想及不如他的更有如过江之鲫,暗自窃喜自然是无从抑止。确然没有必要跟传奇人物别瞄头。放在篮子里的最可贵。然而赚着了就还想捞更多,事实上是愈拿到手上,就愈觉不着份量。非得好好的加紧捞弄下去不可。

眼看着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的钱财都像要投入证券、共同基金与债券市场,大众感到因缘际会钱好像顺手捞就可取到。自己愈发嫌赚到手的钱增加幅度太小,愈来愈心急,所有的资本都得加进去,一点也不保留,时机来时得併足
力往前冲,等赚饱喝足再踩剎车。然而急燥之下,好运立会中止,感到操作上的错误层出不穷,可都只是小误,认定时机仍会大来,万不容错过。
 
  
 然而虽然时机造就目前的得意,王正方早先吃亏的经验,使他戒慎警惧之外,更要设法钻研出诡异出奇的办法。过去的经验使他不相信正规的操作能为他带来多少好处,也早已领会打破头竞争的场面,不再愿蒙住头一厢情愿地钻进去。王正方将整个身心投入股海之前,已有好一段时间没工作做。起先为了工作没着落,打算看看能不能弄点收入,也为了装点面子上的好看,同样也为着给妻子以及朋友亲戚看,做出一付在忙碌挣钱的模样。另外也可说是人性里普遍嗜赌好押注的天性,使得他不顾妻子的反对,宁愿以能进入这类接近赌博的事情为得计,而不愿去做任何较正规的工作。

后来真的能自其中弄来收入,就更理直气壮,愈加可以表明这就是他的工作,并不是游手好闲在度日。钱一赚的多,气势当然就壮了,他这鬆动自在的工作可比妻子的会计师专业职业更神气。另外,最觉得满意的是,终能赶上这场股票风潮,虽非电脑时代科技人,但只要沾上网路时代的股票风潮,也可以感到跟电脑科技人一样的威风,除了可以同样参与得到那股金钱的狂热。而且不再觉得是现代科技的边缘人,因为他已是最新进各类光纤、生化等等先锋工业的投资人了。
 
  
  
 王正方夫妻没有小孩,家累轻,是他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这幺潇洒随着己意随便个事情混日子的最主要原因。他原先干的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杂誌社自由摄影记者,为一些台湾或本地报章杂誌社提供摄影作品,或是弄些指定的工作,跑到特定场合或事件出外勤,照一堆照片寄回杂誌社。

后来他愈发专注于照些自己喜好的艺术摄影,以及对摄影本身的专研。而且益加注重相片拍摄的艺术性,更加之热衷将作品寄出去参加比赛。对于该勤跑通路反而用心,也不太在意与编辑的沟通,路子自然愈来愈窄。还是路子慢慢为新进者踩了,投寄出去的样片,愈来愈多被退回来。熟悉杂誌社的编辑换了,口味改变了,再也看不上他的东西,也不再有指定工作给他。由于生活压力不大,原来就有些是按兴趣在工作,并不怎幺在乎稿件採用与否。还好章晶圆的收入一向稳定,所以他可以较从容地做自己底工作。当然自己的收入一少,难免有着对妻子亏欠的意思。原本两个人都有收入,现在只靠一个人的收入,彼此都会有疙瘩。考虑这问题,当然是如何要走下一步。慢慢的在家中逐渐习惯,可在家里耗着成为常态时,却又不那幺在意了。
 
  
  
 一向认为工作的意义就是向五斗米折腰,而他一直做着没有大发展这一类不怎幺被认可的非正规工作,也知道不只他太太,别人更会认为没有出息,自己只有寄望哪天做出成就来好让人刮目相看。可他就不愿找个得过且过地朝九晚五的生活。不想现在顺着潮流竟摸着这幺个好事,在家里玩玩电脑就可生活,而且可弄出很大很大一笔财产出来,世界确是变了,
 
  
  
 早先王正方会走入摄影这一行,除了机缘,还有就是天性让他踅进那里头,从小不善交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在大学里学的是美术,偶然的机会学会用摄影机,发觉躲在摄影机背后,可以把自我隐藏得很好,另一方面又可以很自在从容的从镜头里来表达自己。尔后自然就变成他的职业。他学会运用镜头来看週遭世界,慢慢也让自己熟悉取景、角度与分割画面。参加校外比赛得到奖柸。毕业也就顺理成章地进入他所擅长的这一行业。
 
  
  
 没有工作在背后催逼,枯坐家中,整个人立即懒散下来。什幺也不想做,暗房里的垃圾许久未去清理,也根本不想进去整理。虽说没事情可做,但也不觉得怎幺不得了。妻子在大会计事务所做会计师,虽然案牍劳形,但收入可不错。王正方因此从容投入资本市场,弄了半辈子的嗜好还是说事业,说丢开就丢弃。整个精神都为波涛起伏的股票图表吸引。金钱来往是无比刺激,令他不再感到失业与无用,也不再认为自己是个社会边缘人。天天检视股市情报与头条新闻,更让王正方体认己不是每天王弄几张照片到处求人寄送的可怜的讨生活小角色了。最好的是,再也不必求人,打躬作揖。自己一个人闭门家中,随便打打电脑就财源滚滚,天下竟然出现这等好事。
 
  
  
 专心致志于股票投资之后,他每天认定的正规工作就是上网买卖股票。由于一无退路,二是确实有兴緻。王正方肯钻研,网上操作股票买卖本身就像是最有趣好玩的网路游戏。况且眼下时机正对,每天花长时间地大量选股比较筛选,勤奋的比图与搜览股市消息。精挑细选的股票,纷纷带来暴涨底报酬。看到帐面上的金钱滚滚而来,也就愈来愈得意。虽然是没有企图心,而且也不是大家认可的工作或职业。可是只要有进帐,就比什幺都有意思,都有意义。按照进来的报酬现在可说是是顶有成就的事情了。得意之余,竟不时想到如能的赚到一定数额就可休手。虽不会停未不做,但可不必这幺用心来操作,可让它放在那儿自己长钱。多好啊!
 
  
  
 然而市场不能尽如人意,好景也不会常在。出脱及时当会赚钱,但极不容易抓得準。一轮轻易收获之后,经常看走眼,被逆转走势套住成为常态。加之个性急躁轻进又贪多,恨不能一笔赚个足,常常迫不急待等不及地用股票号子提供的贷款,尽可能地多方买进和卖空卖出,结果情况就更恶劣。不是陷于套牢动弹不得,就是被号子追缴卖空被轧的股票。

不时望着大批套住的热门股,一筹莫展。有次实在套住而滑跌下来的股票底价位已远落于他实际持有的金额,号子一再追缴,否则就得断头。把他逼急了,一不做二不休。他乾脆趁着x公司发布被收购的新闻,也跟着在网路留言版上,夸大放出一则消息,竟然意想不到能推波助澜,造成x股票暴升一倍,他也因而脱险。食髓知味,尔后他就适时选定目标在各个留言版发布捏造的消息抄作。成效经一再摸索试探,慢慢底探出诀窍,愈搞就愈有心得,
 
  
  
  
  
   至于玩球,王正方倒并不是弄股票赚钱后,才开始天天打高尔夫,事实是自杂誌社没工作给他,闲在家里无聊,球场不远。而没事干待在家里事事不顺心,心绪郁闷至于酗酒,酒愈喝愈多,他不想沈迷酒乡成醉鬼,一喝多了,明显感到身体的器官功能有些不听使唤。躯体半边发麻,举着酒柸的手不住地颤抖,倒酒入柸更是常会在哆嗦斟入容器之外,开始怀疑是否有酒精中毒的症状。宿酲之后常常整天都打不起精神,萎靡得觉得甚幺好事都乏味。
 
  
 妻子章晶圆工作的公司,提供两夫妻很好的福利及社会和医疗保险。因之看病治疗对无工作干王正方,费用不成问题,而且方便。所以一有不适挺乐意上医院去检查。检查的结果,并无大碍,医生建议他固定做种运动,是比服药看医更为有效优越的保养办法,所以为了振作及鍜鍊身体才加紧鍊球。
 
  
  
 没想到这幺能入迷,简直像玩股票一样好玩。一开始玩小白球立即捉住他的全付兴趣,尤其比较会打后结识一票老中球伴后,更是成日想着增进技术赢球致胜的痛快。打球费的时间金钱都多,王正方自然就不再需要别种娱乐,甚至电视电影都不再怎幺看,要看也只看高球比赛节目。逐渐也打得好,在老中球友间,也建立起会打的名声。
 
  
  
 每天下午,王正方一等股票交易收市就都等不及要顶着大太阳在住家附近的乡村俱乐部打球,几乎养成了习惯。只要隔着一天不去,第二天一早就感着浮澡而且等不及要去报到。手脚甚至不由自主地温习起挥桿动作。做股票与高尔夫是他目前最爱的两样事情。当然股市跑得这幺好,有什幺能比赚钱更过瘾的事儿。原先他神牵梦繫的摄影工作已逐渐淡然,更慢慢成了过去式,只能说曾经是一度用过心的职业。偶而举起摄影器材,再也没有抚触再三不忍释手的激情。甚至一时起兴的感触都没有了。长久以来有视若第二
生命的兴趣就如此简便地扔了,是金钱或现实的魔力幺?

原来曾经得意工作与兴趣结合在一起。跟认识的大多数人自觉这样的职业美满得多。报酬虽不高,可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生活过得下去,他不需跟旁人去比较。而且实际上妻子一直有不错的工作,金钱从不会构成压力。可是工作变少后,甚至没有了,深感无谋生技能,对妻子和自己都交待不过去。

还好阴错阳差地挤进这个疯狂市场,虽然当初章晶圆讥笑他,鬼混骗不了人的。可是有钱赚的事情绝不会上不了台盘。他觉得已回复了她讥讽。

股市起起落落比起上拉斯维加玩黑杰克更刺激搏命,嗜好就是的工作,抓住全部注意力。现在即使原来的工作找上门都不会去做,那幺长的时间赚那幺一丁点钱,费尽精神赶着,照啊、沖啊、洗的。还併了命似的钻营。
 
  
  
 金钱也许确实并未带来什幺生命的意义,可确实是充实,能这样活着更实在。时间虽飞驰得更兇,一天天盯住行情板转眼过去。然而搏斗的感觉是结结实实地充塞週身,盈裕佔满了每天每日的每一时刻。所有情绪动静都为股票行情主宰。当然绿茵场上的胜利又带来另一剂生活底麻醉。不时可以感觉喜悦淹上身。
 
  
  
 王正方日子虽过得挟意,章晶圆却不以为然,认为他:「你这样不工作,成日坐在家里,那一个男人像你这样?」
「做股票也是正当营生,有什幺不对。现在是什幺时候了,坐在家中做生意,已是当然趋向。」
 
  
  
 「这哪是做生意。」「难道非得上班打卡赚钱,才算是数。投资过活,就是好吃懒做,你这样未免太共产党了吧?你自己还是会计师呢,怎幺可能这样说我。」
 
  
   尤于对沈露雪的心事,在家中王正方刻意避开与妻子的接触,虽然并没有真正发生事情,无所谓歉疚,但不希望让心里的不宁静显露在章晶圆眼前。他不提白天球场巧遇她同学的事,可也不以为与心有亏。
 
  
  
 夜里梦迴醒转过来,梦里面竟然跟沈露雪在一起,算不上亲近,但也够接近了。断断续续的梦云里又回到从前不曾有过的时光,连在梦里都会梦着。头枕床栏,动心底回味,分室而居的章晶圆已沉睡。他毫无忌惮地默默追忆梦云里底情境,念头就是一路徘徊在沈露雪身上,悽恻而心疼,怀疑是否爱上她。

 
 「不,」他嗫嚅地迴避正面认可;「我爱慕的是以前的沈露雪,如有恋爱的对象,也是过往的意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