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船艳遇]作者:不详_超碰 

首页  »  交通工具  »  [赌船艳遇]作者:不详

               赌船艳遇


作者:不详
字数:20360字
TXT包:【赌船艳遇】【全】作者:不详.rar 【赌船艳遇】【全】作者:不详.rar

2011-1-28 19:56



  本港附近的公海上,有一艘特别的豪华游轮在海面上浮留。曾经上过船的,
就会知道那是一艘大规模的赌船。但是祇有在那里赢过一大笔钱的豪客,才会知
道在船上的暗舱里还隐藏着无限的春光。可以令运气好的男人得到世上罕有的肉
欲享受。我就是其中的幸运者之一,不过我并不敢将那儿的秘密透露于传媒。祇
能将那段难忘的美妙经历悄悄写下,以作自娱,以慰平生。

  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因为去澳门探朋友,就顺便到葡京玩玩,结果手
风还算顺利,回程的船上,我因为刚才在赌场有小小斩获,心情特别轻爽。一个
人在船上的酒吧独酌时,也不由自主地面露笑容。

  正在沾沾自喜当儿,有一位妙龄女子向我走过来。指着对面的座位礼貌地向
我问了声﹕「先生,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坐一坐呢?」

  我想都没想,就欣然地点头道﹕「随便坐好了,不要客气。」

  那位小姐道了声「多谢」,随即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眼睛稍微扫过周围,发现其实附近许多座位都空着。正觉得纳闷时,那位
小姐已经梨涡浅笑地望着我说道﹕「我姓姚,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我随口答道﹕「敝姓童,童心未抿的童,姚小姐多多指教。」

  姚小姐笑道﹕「指教就不敢了,童先生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我爽快答她道﹕「当然可以啦!姚小姐需要甚么尽管叫吧!难得与姚小姐相
请不如偶遇,这次一定是我请的了。」

  姚小姐双目闪过喜悦的秋波,却是祇向侍者要了一杯啤酒。姚小姐才喝下半
杯,已经面泛桃花。她本来就生得白净而且娇嫩,这时更加美艳动人。她皓齿轻
启,满脸笑容地望着我说道﹕「童先生满面春风,一定是一位大赢家了。」

  我笑道﹕「大赢家我就不敢当了,不过我的运气还算不错,每次进赌场玩时
都没有怎么损手,有时还可以赢一点哩!」

  姚小姐眉飞色舞地说道﹕「这就太好了,我就是正在寻找像你这样的幸运儿。

  不知你乐意听我的介绍吗?我可以提供一个神秘地胜地,如果你运气好。一
定可以得到一生难得一次的特别享受的。「我似懂非懂地发问﹕」照你这样讲,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是什么享受呢?「

  姚小姐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我。我接过卡片一看,上面祇印着「姚小
惠」三个中文字和一个流动无线电话的号码。

  姚小姐又向我解释道﹕「你回到香港之后,带备五万圆以上的港币在尖东一
代,就可以打这个电话,说是小惠介绍的,同时要如实地报上身份证号码,就可
能会有人和你约定时间和地点,接你到达一个秘密的赌场。如果你幸运地赢到十
万圆,你将有意想不到的奇遇。不过这种奇遇每人祇能有一次。就算你输光了,
也会有人送你回香港。因为到达赌场时,就会首先收取基本费用的。曾经输过的,
还有机会再尝试,直到赢为止。

  但是如果你是大赢家,可就祇能有这次的机会了。因为我们的集团有电脑记
录。如果再次尝试,一定被拒之门外的。「我小心地将卡片收好,这时小惠忽然
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说﹕」预祝童先生好运,到时可以在那神秘的地方再见。那时
候,你如果运气好,就将会是我的主人哩!那时呀,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的。「

  姚小姐说完便欣然一笑,随即起身,像美丽的花蝴蝶般飘然而去了。

  我回到卧舱,躺在床上回味刚才姚小姐临别的几句话。我猜想那个神秘的地
方一定是一个活色生香的销金窝。我心里拿定了主意,一于去踫踫运气。

  到着香港后,我的脑海里更是不时浮现着姚小姐美妙的身段和临别时动人的
一笑。

  所以第二天上午,我就已经致电给姚小姐卡片上的电话号码。果然应约在帝
国中心附近上了一架从里面遮住了窗口的小型巴士。那时我虽然觉得有些冒险,
却也很刺激。我不知车子向那儿驶去,也不去计算它走了多久。但是我感觉到车
子开上了一艘渡轮。我和车上的另外几个人下车后,便有一位小姐带着进了客舱。

  那里边已经有几十个男人等着了。我望了望人群,里边并没有熟人。过了一
会儿,陆续再有人来。渡轮也起航了,客舱里也望不到外边。后来渡轮停了下来,
大家走到甲板上,周围的海面无边无际。渡轮舶在一艘豪华的游轮旁边。同来的
一行人纷纷登上游轮。好多位年轻貌美的小姐把我们迎进船上宽敞的餐厅,那一
餐是丰富的自助餐,大家都赞不绝口。

  餐后一会儿,那几位小姐又过来把我们带到第二层,也就是赌场大厅。其中
有一位黑衣少女宣布道﹕「大家可以开始玩了,暂时不玩的也可以到三层的酒吧
和客房休息。

  我仔细地注意着每一个少女,可惜她们之中并没有姚小姐。于是登上三层的
酒吧,结果也是遍寻不获。我若有所失地返回二楼的赌场。这里赌钱并不需要换
筹码,而是直接用港币下注。而且好像一切赌博方式都祇不过是赌客之间互相输
赢,赌场方面祇不过是收取服务费用而已。

  我心想,既然来踫运气,还是不如速战速决吧!于是我将交完一切服务费之
后的余款,全数交给负责赌大小那张台的穿黄衣的小姐,并向她表示愿意做庄家。

  黄衣小姐将钱放入她面前的收银机,机器就开始自动点数了。过了一会儿,
上面显示出五位数字。

  黄衣小姐微笑地问我数目对不对,我也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闲家们开始下注
了。

  随着赌局的进行,我那个数目字时升时跌,十分惊险。可是大约两个钟头之
后,忽然机器上彩灯亮起。原来那数字突然上升到六位数。黄衣小姐把钱取出来
交给我,叫我功成身退了。我抽出两张金牛打赏她,但是她说这里的制度不准收
取贴士。我正向她道谢时,突然有人拉了拉我的手。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穿
绿色衣服的小姐。她笑容满面地叫我跟她走。我随着她走到下一层的一个客厅里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绿衣小姐道﹕「童先生来这里之前大概也听过姚小姐讲了神秘乐园的事吧,
阁下目前已经是幸运儿了,不知有没有意思不惜代价享受一下进入神秘乐园的唯
一机会。」

  我点了点头道﹕「非常愿意。」

  绿衣小姐道﹕「那很好,欢迎童先生光临」奇梦乡「,请跟我来吧!」

  绿衣小姐在她所坐的沙发扶手边上按了按,我们所坐的地方竟缓缓地降下去
了。绿衣小姐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走过一个拱门进入另一间房,那里有一部机器。

  绿衣小姐在上面按了一下,一个小门就打开了。她又教我把身上所有的钱放
进小门里,然后再按另一个按钮,小门就慢慢关上。等了一会儿,小门又打开了,
钱就不见了,里面有了一条心型链坠的项链。

  绿衣小姐指着链坠上有一个像电子手表的表面一样的显示屏说﹕「这就是你
刚才放进机器里面那些钱的数目。」

  我看了看,果然是那个数。

  绿衣小姐又指着心型链坠上的尖端说﹕「这里有一个电脑的读入感应头,也
叫做电子扫描器。当你进入」奇梦乡「之后,那里有许多少女。她们身上都有一
个电脑标签,如果你要亲近她们,就要在她们的标签上划划,好让她们可以向公
司计数。还有,里面的一些设备,也是利用这个来计算收费的。」

  我问﹕「这里的收费是怎样的,我的钱会不会不够?」

  她笑道﹕「你放心吧!三天之内,你怎么样也用不完你的钱。况且你的余数
随时可以在链坠上读出来。」

  绿衣小姐亲手帮我把项链戴上,接着便打开一扇暗门,叫我自己进去。

  我刚走了没几步,后面的暗门已经关上。我沿着柔和灯光的通道走到尽头。

  祇见那里有一块用中英文字雕刻的金属告示版。我依照上面的指示,将那电
子扫描器的尖端对准了墙上的一个光点,那颗心上面的数字显示跳了一下。立刻
又有一个暗门打开,里面有两位身穿白色浴袍的少女微笑迎上来。我一眼望见她
们胸前的标签,便用那个电子扫描器在那里划了划。我听到「毕」地响了一声,
数字显示也跳了跳。

  两位白衣少女亲热地拥着我走向一个挂着门帘的房间,原来那是一间用来洗
头的地方。白衣少女熟练地帮我洗干净了头发,又带我到隔壁的房间。那是一间
好大的浴室。

  中间有一个腰果型的大浴池,浴池中有两男四女在嘻戏玩水,四周围是一个
个垂直排列的衣柜。一进到里边,两位白衣少女就主动地为我脱下衣服鞋袜。放
进其中的一个衣柜里挂好,跟着她们也把身上唯一遮体的浴袍脱下。两副晶莹的
少女胴体即时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我见到她们都同属于娇小玲珑型的,不过一
个留长发,一个剪短发。长发少女鹅蛋脸,身材比较修长。短发少女脸儿似满月,
白里透红的肉体既丰满又凹凸分明。

  两位少女同时移步到我的身旁,用她们的乳房踫触我的手臂。我便舒开一双
手臂把她们搂住,还把手掌伸到她们的奶子上抚摸。我的手心感觉到左边的短发
少女的乳房比较大而柔软,右边的长发少女的奶子就小了一点但很结实。我又伸
手去抚摸她们的小腹下面的三角地带。她们的耻部都很饱满,长发少女祇有少许
细柔稀疏的耻毛。短发少女却是雪白无毛的光板子。她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笑道
﹕「那么大,是不是要小便了?」

  我向她们点了点头,长发少女笑道﹕「我们陪你去吧!」

  两位少女拥着我走向坐厕,长发少女微笑地用手捉住我底下那根已经硬梆梆
的肉棍儿扶向厕盆说道﹕「童先生,可以了。」

  可是我反而不习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便,所以许久都出不来。后来还是叫她
放开了手,才算完事了。之后两位少女拉着我坐在厕盆上,然后拿了许多肥皂液
涂满她们和我的身体上。跟着就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面用她们的肉体和我的身体
摩擦。前面的是短发的少女,她那对温软的乳房擦得我的胸部舒服极了。我双手
把她的腰部向我搂过来,她知情识趣地把我的肉棍儿纳入她的小肉洞里。因为有
肥皂泡的润滑,我插入她肉体时显得十分顺利。抽送起来也很流畅。

  玩了一会儿,换了长发的少女在我前面,我觉得她洞眼比刚才那位还要紧窄。

  她将我抱得很紧,两个奶子贴实着我的胸肌。小肉洞一松一紧地吮吸着我的
下体。

  再加上后面让短发少女胸前的两堆软肉按摩着背脊,如果不是要去冲水了,
我几乎忍不住要在这位少女的肉体内喷泄了。

  冲去身上的肥皂泡之后,两位少女又拉着我进入浴池。浴池里的水暖暖的,
而且带着一种沁人心肺的芳香。两位少女乖乖地任我摸摸捏捏,我忍不住又把肉
棍儿塞进短发少女底下的肉洞里抽动。过了一会儿则转为插进长发少女的肉缝。

  我玩的正欢,长发少女笑道﹕「童先生,这里还有好多女孩子任你玩个哩!
还是赶快动身吧。」

  我把肉棍儿使劲在她的肉洞挺了一下笑道﹕「我不是在动身吗?」

  短发少女也忍不住笑道﹕「童先生真会开玩笑。不过你应当先保存实力去应
付」奇梦乡「里众多的女孩子才对,因为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呀!」

  「还有见面的机会?」我不解地问道。

  「是呀!在你离开这里之前,我们还会再服侍你入浴,那时你就不怕放尽来
玩我们了,我们姐妹俩可要把你吸干才放你走哩!」长发少女说着,用力地把我
插在她肉洞里的肉棍儿夹了几下。

  笑闹了一会儿,我们一齐走出浴池。少女们拿了一件浴袍让我披上,又帮我
戴上那个电子扫描器。自己也披上白色浴袍,然后送我走出浴室,向着一个挂着
枣红色丝绒布帘的大圆拱门走去。

  白衣少女掀开布帘,把我推进门里。我定神一看,对面有一座告示牌,里边
还有一个挂着布帘的门口。我走近那座告示仔细阅读,上面主要是介绍那个门口
里面的精采玩意儿。原来里头是表演厅,客人可以在这里欣赏各种各样的性爱姿
势的表演,还可以随时跟正在表演的少女们做爱。我掀开布帘走进去,原来里面
是一个直径十公尺左右圆型的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个圆型的舞台,上面铺着厚厚
的软垫。有三对男女正在上面翻云覆雨。大厅的周围有着六个挂着珠帘的门口。

  我且不去理会大厅中间那些玩得正欢的男女,祇向着那一个个挂着珠帘的门
口一路巡过去。

  我从第一个门口望进去,祇见到房间里是清一色粉红色的布置。圆形的房间
中间安放着一张圆床。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子平躺在圆床上面,一个一丝不挂的
少女伏在床上低着头吮吸他的下体。少女的臀部高高地昂起着,让另一个男子从
她后面插入一条粗硬的肉棍儿,频频地抽送着。

  我继续走向下一个门口,祇见里面的摆设和刚才的一模一样,不过所有的颜
色都是浅蓝色的。有三男一女在圆床上玩成一堆。那位少女可真了不起,她下体
的两个肉洞分别插着两个男人的肉棍儿,嘴里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棍儿在那里
吞吞吐吐。

  行到第三个房间门口,那里边却是浅绿色的布置。圆床上祇有一男一女,女
的赤裸着一身白肉依在男的怀里。那男人看来并非「奇梦乡」的客人,一见到我
就招手示意我进去。我果然也好奇地走进去了。我一进门,那少女立刻坐起身,
招呼我走近床边。跟着轻舒藕臂,为我脱下浴袍。我眼尖看见她挂在墙上的浅绿
色衣服上的标签,便上前用电子扫描器在那儿划了划,然后坐在床沿。那少女挨
近我身边,把头枕着我的大腿上望着我甜蜜地笑了笑。然后又侧过去把我的肉棍
儿含到嘴里吮吸。我也老不客气,伸手就去捏弄她的乳房。她的乳房雪白中透出
粉红。虽然不算很巨大,可结实而富有弹性,也是一种好玩的奶儿。这时圆床上
的另一个男子也在抚摸着少女的大腿和私处。玩了一会儿,少女吐出我的肉棍儿
笑问﹕「童先生,我叫做绿萍,你的肉棍儿好劲哟!我下面已经痒痒的啦!你插
进去捣弄几下好不好呢?」

  于是我爬上床,准备趴到她身上。可是那少女吩咐我不必操劳,一切由她来
活动就可以了。所以我便静静地躺着,由她跨到我身上套弄。玩了一会儿,绿萍
的肉洞里液汁津津,无力地伏在我身上。这时另一个男子就绕到她后面,把条肉
棍儿从她后面的肉洞口挤进去。这时候我侵入少女体内的肉棍儿也明显的感觉到
有一样东西缓缓逼进。这时绿萍已经停止了活动,可是少年就不停地在她肉体里
深入浅出。

  我一边玩摸着绿萍的奶子,一边体会着少年的下体隔着绿萍的肌肉和我摩擦
的新鲜玩意儿。一阵阵舒服和快感袭击着我的中枢神经,我放松自己,使那种感
觉维持了一会儿,终于冲动地在绿萍的身体里喷射了。绿萍让我的下体在她里面
留了一会儿,等那个少年从她后面抽出来,才用卫生纸捂住私处慢慢脱离了我的
身体。躺到我身边休息了片刻,就陪我一起走到里边的浴室里。那绿萍为我洗过
了下体,也用一支像男人那话儿似的特制的东西插入底下地肉洞里灌洗一番。又
替我抹身后,就双双走出来了。我继续向相邻的房间走去。隔着黄色的珠帘,可
以见到里面的陈设是淡黄色的。中央的圆床上躺着一个巨人一般的女子,我看不
出她有多高,但是她那粗壮的大腿手臂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她的肉体上骑着三个
男人,一个在进攻她的私处,一个把下体插进她的嘴里。而她则用双手挤着一对
大乳房把另一个男人的肉棍儿包在乳沟里。我好奇地走进里边观赏,祇见那女子
虽然像一匹高头大马。样子却长得很不错。尤其是她的皮肤,白里透红且非常细
腻。那女子嘴里虽然让男人的东西塞住,一对俏眼却频频向我递过娇媚的眼色。

  我走了进去,将电子扫描器在她挂在墙上的黄色衣服的标签上划了划。之后
走近正被几个男人同时享用的肉体。我先是注意到她被其中一个男人高高举起的
一对脚。她的脚虽不是一般女人的玲珑小脚,但是她的脚型非常美。我上前去玩
摸着她的一对肉脚,觉得她的肌肤滑美可爱。我捉狭地用手指头搔了搔她的脚板
底,搞得她怕痒地缩拢了整齐的脚趾。我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摸过去,这位大姑娘
的大腿肉白雪雪的细嫩极了。我看到她正插着一根肉棍儿的私处也在黑油油的阴
毛衬托之下更是肥白红润,令男人见了就想把那硬东西插进去。不过在场的三个
男人都和她玩得正欢,我也不便打扰。所以我祇是再摸摸她的一对庞大的乳房,
就走出了淡黄色的洞房了。

  我继续走到最后一个房间门口。透过浅紫色的珠帘,我见到有一个身穿浅紫
色睡衣的小姑娘独坐在床沿。我好奇地拨开珠帘闯进去,紫衣小姑娘立即笑容满
脸地迎过来。

  我掏出电子扫描器在她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睡衣划了一下,紫衣小姑娘也柔顺
地投入我的怀中。我抱起她轻盈的娇躯,走到紫色的床边坐了下来。紫衣小姑娘
从我的怀抱里跳下地,先把她自己所穿的睡衣宽下,再把我身上的浴袍脱去。然
后就把她娇小玲珑的肉体一丝不挂地投入我的怀抱里。

  我仔细地欣赏着怀中的小娇娃,祇见她的高度祇有四尺左右。圆圆的脸蛋满
带着甜蜜的笑容。匀称的身材,细嫩的肌肤更使人看了心里舒服。我轻声问她叫
什么名字。她笑道﹕「你就叫我紫燕好了。」

  大概因为紫燕人长得娇小甜蜜,所以特别逗人疼爱。我在她吹弹得破的香腮
亲了一下,然后开始用手抚摸她的娇躯。紫燕的个子虽然小巧,可是她酥胸上的
一对奶子却不小,捏在我手里温软滑美又富有弹性。我用手指头在她鲜红的乳尖
上轻轻撩拨了几下。

  紫燕娇喘着说道﹕「童先生弄得人家心里好痒,你再弄下去,我连底下都痒
了。」

  我细看了她的私处,那儿也是白白净净的一根毛都没有。两片白肉夹着一条
鲜红的肉缝。我用手指轻轻拨开,祇见里边那小小肉洞儿已经渗出一股半透明的
爱液。我把手指头伸进她的肉洞里,那里是温软而狭小。紫燕肉紧地夹紧了两条
嫩白的粉腿。我又用指头轻轻地去揉着她肉缝里那颗小肉粒。紫燕一面抖动着身
子,一面也伸出小手握住我已经硬起的肉棍儿。颤声地说道﹕「童先生,人家被
你引得心都开花了,还不快点把你的东西弄进来。」

  可是这时我并不着急。因为紫燕实在生得娇小可爱,我要把她小巧玲珑的肉
体慢慢玩赏。我把紫燕平放在床上,先把她的细白小脚捧在怀里摸捏玩弄。紫燕
的小白脚祇有四寸左右,整齐的脚趾宛若一颗颗珍珠。柔若无骨的脚丫,浑圆多
肉的脚后跟。样样都是那么引人入性。我忍不住把紫燕的小脚捧到面前美美一吻。

  我继续沿着紫燕的小腿向大腿摸去,紫燕的一双玉腿也是非常细嫩洁白。我
细查看过了,紫燕的粉腿上找不到任何疤痕或暇疵。当我摸到她私处时,紫燕赶
紧伸过手儿捂住。我姑且不再难为她了,祇把她的手儿捉住把玩。紫燕的一双小
白手也很逗任喜欢。

  紫燕挣脱了被我捉住的手儿,握住我那硬硬的肉棍儿,然后俯下来,轻启朱
唇,把我的肉棍儿整条含入她的樱桃小嘴里吮吸。我觉得蛮舒服地,便由得她吮
了一会儿。这下子可轮到我沉不住气了,我要紫燕躺在床沿,将双腿高高举起。

  紫燕一一听话照做。

  我捉住紫燕一对玲珑小脚,让底下那根粗硬的肉棍儿直向着她那迷人的小肉
洞凑过去。紫燕慌忙用小手儿接住带向她的肉洞口。我用力顶了一顶,紫燕禁不
住叫了一声,我那条肉棒已经钻入她光洁无毛的小肉洞里。

  紫燕那紧窄的肉洞吃力地容纳着我对她的入侵,但是她的俏脸上却始终扮着
笑脸对着我。我抽送了一会儿,紫燕那里也分泌出大量液汁来滋润我和她肉与肉
之间的摩擦。

  紫燕也舒服地呻叫着,像似欲仙欲死的样子。我虽然刚刚在绿衣少女那边射
过一次,可是因为紫燕那里实在太窄小了,活像一张小嘴在吮吸我。令我快活至
极点,终于又在紫燕的肉体里发泄了第二次。事后,紫燕伴我入浴,殷勤地为我
翻洗了下体。披上衣服双双走出浴室时,恰好又有男宾进入。紫燕祇好上去应酬,
那位男宾看来也喜欢紫燕的模样。一下子把紫燕剥得精赤溜光,按在床上。不由
分说,就把他的肉棍儿刺入紫燕的私处。紫燕看来是驯练有素,倒也应付自如,
一面笑脸奉迎。一面淫声浪叫。

  我躺到床上稍作歇息,欣赏紫燕和那位男仕交欢作乐。那男子倒是很会玩花
式的,一会儿要紫燕双脚垂下躺到床沿,然后骑到她的大腿插入抽送。一会儿又
要紫燕伏在床上,昂起臀部让她从后面插入。紫燕也使尽浑身解数,有时粉腿高
抬,任君出入。有时骑到那男人身上,主动套弄。玩到最后,那男子竞将下体插
入紫燕的后门里头抽弄,直到射入那里,才一起进浴室去了。

  我也起身走到外面,这时圆厅的中间可热闹了,三个表演女郎被一大群男宾
围住取乐,每一个女人至少要承受四个以上的男人摸捏玩弄。她们身上有洞的地
方都让男人的肉棍儿填满了,祇剩下耳朵和鼻子。

  我不想再加入混战了。我见到刚才进来的门口侧面有一座楼梯,便顺着楼梯
走到下一层了。

  穿过一个挂着珠帘的拱门,我进入一间三百尺大小的房间。房间里并没有什
么家私摆设,奇妙的是四周的墙壁上竟然用铁链锁着八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年
轻女子。我刚踏进门,就有一把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叫道﹕「童先生,快来救救我!」

  我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前天在船上介绍我来这里的姚小姐。我连忙走上前去
问道﹕「姚小姐,你这么会被人锁在这里,我要怎样救你呢?」

  姚小姐叫我看墙上的告示,原来上面写着这里的游戏规纪﹕大凡到这里的宾
客,可以用电子扫描器解开女子们身体各部份的电锁。当某位女子自由之后,她
在「奇梦乡」

  里,将属于解救着的性奴。她可以做导游,带男仕畅游「奇梦乡」。她的肉
体也随时可供享用。

  我见了大喜,可是却不立刻让姚小姐自由。因为这时全身都被锁住的姚小惠
正好可以让我大肆手爪之欲而毫无反抗的余地。于是我逼进小惠跟前,把手伸入
她白色的浴袍里探摸他的酥胸。这时我的手接触到的是两团丰富弹性的软肉,我
一面愉快摸玩着小惠的乳房,一面观看着小惠那种一半娇羞一半享受的表情。我
轻轻地拨弄小惠的乳尖。小惠终于忍不住出声求我快点为她开锁。这时已经陆续
有宾客进入,而被锁住的黄衣少女和青衣少女也已经被解放而带着两位男仕从另
一道门走出去了。不过我还是不想放开小惠,我继续把手伸到小惠的私处挖弄,
直把小惠搞得底下的肉洞流出许多水来。

  小惠扭动着身子婉转娇啼,不停的央求我不要再作弄她了。我这才将电子扫
描器在墙上的亮着红灯的输入口一按,祇见那里绿光一亮,锁着小惠的机关已经
自动打开了。

  小惠喜悦地扑到我怀里,我也把她搂住爱怜地吻着她的俏脸。小惠把手伸进
我衣服里面一把握住我的肉棍儿颤声道﹕「童先生,我已经快十天没和男人亲近
过了。刚才又被你搞得心都浪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你用这里帮帮我吧!」

  我答道﹕「好是好,不过怎么个帮法呢?」

  小惠说道﹕「明知故问,不要说废话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我放开小惠,然后随着她穿过一道拱门,进入一条通道。通道的两旁有好多
个没有门的门口,每个门口都挂着珠帘。透过珠帘,可以看见许多房间里都有一
些男男女女在床上做爱。祇见他们摆出各种姿势,玩得很开心。我正看得有味,
小惠已经把我拉进一个没人的房间里。一进房,小惠就替我脱去衣服,然后让我
躺到床上。自己也把身上仅有的一件浴袍脱下,露出一身雪白娇嫩的肉体。小惠
留着一头黑油油的披肩秀发,那美丽的脸蛋儿我早已熟悉,那温软的奶子和饱满
私处也让我摸过了,可是完全彻底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可还是第一次呢!

  未及我细细欣赏小惠的裸体,她已经爬到床上,弯下细腰,轻轻地把我底下
的肉棍儿含入她的小嘴里吮吸起来。我那东西在小惠的小嘴里慢慢膨涨起来。小
惠抬起头来,媚笑地望了我一眼。翻起娇躯竟然主动地骑到我身上,小手儿扶着
我的肉棍儿缓缓挤入她底下的小肉洞里。接着就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因为我刚
才已经射出过两次了,所以现在倒是持久不泄。任凭小惠的肉洞儿怎样套弄,我
的肉棍儿还是金枪不倒,硬梆梆地挺立着。后来小惠自己搞得爱液洋溢,自己的
身子也软下来倒在我身旁。

  我坐了起来,双手玩赏着小惠赤裸的肉体。小惠媚笑地眯着眼任我在她洁白
细腻的肌肤上下其手。我摸遍了她的丰满乳房,细白肚皮和毛茸茸的私处。也摸
遍了小惠嫩白的大腿和浑圆的小腿。还将小惠的一对白白嫩嫩的小脚儿端在怀里
玩摩。后来我把小惠的两条粉腿分开,然后卧到她肉体上正面冲刺。这下子可把
小惠奸得欲仙欲死。小惠终于受不住了,她用手抵着我的肚皮道﹕「童先生,你
实在太强了,我还是带你去玩其他的女孩子好吗?」

  于是我从小惠的肉体上翻下来,小惠立即要爬起来。我拉着她的手说﹕「歇
会儿吧小惠,不用急呀!」

  小惠道﹕「我不累的,童先生,祇要你暂时不把那东西插在我身体里,我就
有力气的。」

  小惠说着就下了床,拖着我进入浴室。小惠戴好了浴帽,我们一起浸入温暖
的浴缸里。我笑道﹕「小惠,你做爱时都好容易满足哦!」

  小惠依在我怀里说道﹕「是呀!我是属于快热型的,容易冲动,也容易满足。

  祇要胸部或底下被男人触到,就会想做爱了。不过一被男人的肉棍儿插进去,
可就很快地全身酥软了。那天从澳门回来的船上,如果你够胆色,把我搂着摸奶
子,我就已经早让你插进肉体里了。「我笑道﹕」是吗?那我可算是失去一次亲
近你的好机会了,下次我就一定不会错过了。「

  小惠道﹕「还想有下次吗?这里祇能让你来一次,我也无非是一个你用钱买
来的性奴,你不要错过的应该是这段宝贵时间,倘若下次真的有机会再见,我们
犹是成为陌路人了!」

  我抚摸着她白嫩的小手说道﹕「无论如何,我是一生难忘和小惠你这一段如
梦情缘了!」

  小惠微笑着望着我说道﹕「不要谈这些事儿了,正所谓祇求曾经拥有,无需
天长地久。我们还是珍惜光阴,好好享受这短暂的欢娱吧!」

  又笑问﹕「童先生,你进入」奇梦乡「后,已经玩过几个小姐了?」

  我笑道﹕「真正玩的有绿萍和紫燕,有过合体之缘的有刚进来时帮我冲凉那
两位白衣少女和小惠你。」

  小惠道﹕「你都算懂得选择,那一个最好玩呢?」

  我笑道﹕「各有好处啦,叫我怎么品评呢?」

  小惠笑道﹕「紫燕够有趣了吧!是不是?」

  我把小惠搂在怀中说道﹕「是有趣,不过现在最好玩的还是小惠你了。」

  「卖嘴乖。」小惠用指头在我的鼻尖一指说道﹕「不过,由现在起到你离开」

  奇梦乡「,我都是你砧板上的肉。要煎要煮是由得你了,祇是你吃得我,怕
会对享用其他女孩子影响胃口哩!」

  我把小惠的双腿分开跨坐在我的怀里,使得我的肉棍儿插入她的体内。然后
又拽住她的奶子摸捏玩弄。小惠又闭起眼睛娇喘着。

  我把身体向着小惠挺动,让肉棍儿在她的小肉洞里捣弄,玩了一会儿,小惠
打了个冷颤,低声地说道﹕「哎哟!我不行了,我又被你搞得全身都软了。你放
过我吧,我带你去玩别的女孩子吧!」

  这次我却不依她了,我仍然把肉棍儿一次又一次从她的肉洞中深入浅出,小
惠祇好央求我换个姿势来玩。我问她怎个玩法,小惠让我坐到浴缸上,接着用她
的小嘴含着我的肉棍儿吮吸,还不时的用她的舌头卷弄我的头头儿。小惠的舌头
功夫确实利害,我被她弄了一阵子,竟然一阵异样的快感袭来,未待出声,就射
入她的小嘴里了。

***********************************
  看到这里,大家都道到我是在胡说八道,可惜在我们的世界里,现实往往不
如幻想那么美妙!所以我有时都喜欢发发白日梦。本文乃自娱之作的其中一篇,
写于香港初有赌船的年代,因其内容比较虚幻,没有引起熟人寻根的情节。所以
尚可以贴出来现丑!

  本故事不存在版权!因为我改编别人的作品不少,还敢多说甚么嘛!再说,
这地方也许只是一个供网络朋友涂鸦的好地方哦!既没有真正的「名」,更谈不
上「利」,何必太认真呢?喜欢转载到别处,我高兴还来不及,更不计较有没有
连个「名」一起转载上去哦!有兴趣就继续往后看吧!
***********************************

  小惠和我躺到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便带我走出去了。穿过一条走廊,便进入
一个房间。那房间里有两个古灵精怪的木架子,而每一个架子上都用不同的姿势
绑着一个赤裸的女子。一个仰躺,一个俯卧,祇不过每个女子的私处都以最显眼
的位置暴露出来。小惠指着她们对我说﹕「那两个肉洞儿等你去填空哩!慢慢玩
吧!我在外面等你。」

  小惠说完就要走出去,我连忙叫她留着,我细看两个被绑着的女人。都是皮
光肉滑珠圆玉润,其中一个丰满的女子面向天地躺在架子上,手脚向下地垂着,
胸前挺着一对大奶子。我一走到她跟前,那个木做的架子就自动的上下活动起来。

  把少女的私处一挺一挺的向上托。我见状,不禁觉得十分有趣,便将身体伏
下去,同时也把已经硬起的肉棍儿对着那挺动着的肉洞口凑过去。小惠也迅速走
过来帮我对准,我不须费力,便可以舒服的趴在那少女温软的肉体上面,享受她
滋润的肉洞吐纳我的下体。真是难以形容其中的妙处。

  玩了一会儿,我起身走向另一位女子。这位女子脸朝下俯卧在木架子上。但
是在她前面的镜子仍可以清楚地看着她的容颜一样是俊俏美丽的,我一走近,那
木架子就托住她的臀部一拱一拱地运动着。她酥胸上犹如吊钟花似的大乳房也随
之一晃一晃地摇动,我一面把肉棍儿放进她活动着的肉洞里取乐,一面还把双伸
到前面去摸捏她的奶子。

  为了保持实力,我没有在她们体内射出。小惠继续带着我走到另一个房间门
口。

  小惠笑笑口神秘地说﹕「里边有六位小姐等着你,你敢不敢进去应付她们?」

  我爽口地答道﹕「当然要进去啦!怎么不敢呢?」

  说着我便拨开丝绒的布帘走了进去,房间里果然有六位一丝不挂的少女坐着
房中间的圆床上。一见我进去立即起身迎过了来,七手八脚地把我拉到圆床上。

  其中有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立即将我的浴袍除去,然后她们便让我平躺在圆
床中间。长发少女向我笑问﹕「童先生,我们六个人将同时和你一齐玩,但是你
可以在我们中间选择一位小姐作为主角。不知童先生选择那一位呢?」

  我看见长发少女的样子长得都不错,就不加思索地指着她回答﹕「就选择你
做主角好了。」

  长发少女甜蜜地一笑,就把低下了头,轻启小口将我底下的肉棍儿含入她的
小嘴里用舌头搅弄。我那东西迅速地硬起来,塞满她的小嘴。长发少女继而跨到
我腰际,纤手捏着我硬硬的肉棍儿对准了他的小肉洞,然后把她的身子慢慢落下
来。我看见她那红润的肉缝缓缓地吞没了我的肉棍儿,那时的感觉是多么温软舒
适。

  这时其他五位少女也开始行动了,一个珠圆玉润的少女双手轻轻地把我的头
捧起,然后让我枕着她那雪白柔软的大腿上。另外四个少女则分别把我的手和脚
捧到她们的奶子和私处。这时我的右手和左脚抚弄和感触着两位少女的乳房,而
左手和右脚就被另两位少女用手把持着让我的手指和脚趾插入她们的小肉洞里面。

  这时候我除了觉得底下的肉棍儿浸淫在少女的肉体里,就连四肢都在侵入几
个少女的肉体。玩了一会儿,那几个少女的肉洞里都渗出滋润的分泌,而嘴里就
发出了一阵阵动人心弦的呻叫声。过了一会儿,几个少女都软下来了。我虽然还
未喷出,却也觉得有些乏味了。于是我推开了几个自己玩得如痴如醉的众女孩,
走出这个房间。

  一出到外面,祇见到小惠还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等着我。小惠见到我出来,便
笑眯眯地迎上来笑道﹕「童先生,玩得开心吗?我真担心你会被里面的姑娘们把
你撕碎了。」

  我也笑着回答她道﹕「还不至于到了那个程度吧,她们个个都软了,可是我
还是硬硬的,不相信的话你就摸摸看。」

  小惠笑道﹕「还用摸吗?你那里撑得那么高。我带你到别的地方去玩吧!」

  我跟着小惠继续向通道的深处走去,小惠指着另一个门口说道﹕「这个房间
里是玩有奖游戏的,你进去试一试,踫踫运气吧!」

  小惠掀开布帘子让我走了进去,原来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好像游
乐场一样摆设着好多游戏摊位。例如掷布球啦,用遥控车子追目标啦等等。而所
有的目标都是妙龄地少女扮演各种可爱的卡通小动物。

  小惠带着我走到一个布置得花花绿绿的游戏摊位前面停了下来说道﹕「童先
生,你可以在这里买小布球扔向圆圈中间的女孩子。如果投中了某位小姐,那她
就可以陪你一席风流了。你试不试?」

  我看了看场子里的女孩子们,都长得青春俏丽。身上穿着不同颜色的绒泳衣,
而雪白的布球上有着好像魔术贴一样的尼龙布,所以一但投中她们的泳衣,就会
付在上面。

  我拿起小布球向一个红衣少女掷去,可是她立即灵巧地避开了。我拿起另一
个布球向她掷去,红衣少女再次避过了,但是布球却打中另一位黑衣少女。于是
那位黑衣少女立即向我走了过来,微笑地说道﹕「这位先生,不知怎样称呼?」

  「他是童先生。」小惠为我们介绍道﹕「她就是文文姑娘。我们进房再说吧!」

  小惠带着我和文文到了一间粉红色装修的套房里,笑着道﹕「童先生,你和
文文在这里玩吧!我在外面等着。」

  我忙拉着她说道﹕「小惠,你不要走了。就在这里看着吧!」

  小惠没有再出声,在沙发上坐下。我仔细地看了看文文,倒也生得白白嫩嫩
的。嫩白浑圆的大腿和手臂在黑色的泳衣衬托之下显得更加莹洁动人。文文轻轻
地推着我坐到床上,接着又小鸟依人般的将半裸的肉身依入我的怀里。我隔着文
文的泳衣摸捏着她涨鼓鼓的乳房。文文双目半闭任我所为,我又把手伸到文文嫩
白的双腿间探摸她那隆起的私处。文文一面享受着我双手对她的抚摸,一面也伸
手解开了我的浴袍,用那软绵绵的小手轻轻地握住我的下体。

  我继而把文文泳衣上的带子解开来,然后把她的泳衣像剥果皮一般的剥去,
文文全裸的肉体即时在我的眼帘里一览无余。祇见文文胸前一对奶子异常细嫩,
简直吹弹得破。两粒艳红的乳尖更是鲜美迷人。引得我不禁俯下头美美一吻。再
望向文文的私处,原来那里竟是光滑无毛,好一个洁白的肉桃儿,中间一条粉红
色的小肉缝,实在吸引人!

  我忍不住用手在她的私处翻弄一番,当场挖出许多水来。

  我把文文的肉体横放在床沿,文文也乖巧地自动将两条嫩白的玉腿分开着高
高举起来,让我顺利地把肉棍儿插入她那紧紧的肉洞里。这时小惠也走了过来,
帮我把浴袍除去,使我更加无牵无挂地在文文的肉体上抽送取乐。我双手一时抚
弄文文丰嫩的乳房,一时又摸捏她一双细腻小巧的脚儿。抽送了一会儿,文文已
经兴奋起来,小肉洞里爱液津津冒出来,我继续趁势深入浅出尽情抽弄,直把文
文插得娇啼不已。才将她放过了。

  小惠又带着我继续去寻幽探秘,经过刚才那个游戏场时。我看见两个男客正
玩着遥控车子追女孩子,那些女孩子个个像麻雀一般敏捷,想追到一个都好困难。

  我们沿着通道继续前去,小惠又在一个门口停下来说道﹕「这里面有一位小
姐很会讲故事的。而且是讲有咸味的故事,当你听得兴致勃勃时,她还可以和你
一齐玩,你有没有兴趣呢?」

  我笑道﹕「好新鲜的玩意儿,我倒很有兴趣。」

  小惠道﹕「那你先进去吧!你将会在这儿玩半个钟头以上。我先行开一会儿,
半个钟头之后,我再来这里找你。」

  我点了点头,之后就向里面走进去了。祇见房间里是深紫色的布置,主要的
家私有一张床和一张双人沙发。沙发上面坐着一位紫衣丽人。一见我进去,即时
站起来招呼我坐到沙发上。自我介绍道﹕「童先生,我姓林,你想听听那一方面
的故事呢?」

  我把她搂入怀里说道﹕「我不介意的,你就顺便讲讲吧!」

  莉莉依在我胸前,开始讲出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了。

  两年前某一天的清晨,地铁金钟站上盖十六楼的一间写字楼中,有一个年青
的小姐被人绑在一张大班椅上,她就是同事间称为白领丽人的林莉莉小姐。莉莉
的双手被反剪地绑在椅子背后,上衣敞开开着,露出一对乳房。下身却是光脱脱
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被分开地绑在两边的扶手上,女性最秘密的私处竟然像展览
品一样地陈列着。她正在等待早上七点钟,护卫员阿顺上来开门解救她。

  昨天晚上八点多钟,公司里祇剩下林莉莉一个人。当她做完手头上的工夫,
打开了门正要回家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蒙着面的男人用一把尖刀指着她,将她又
逼了进来。那个男子把林莉莉押到经理室,然后绑在大班椅上,然后就开始解开
她的衣钮放出两个涨鼓鼓的大奶子。蒙面男子在林莉莉白白嫩嫩的乳房上狠狠地
捏了两下。然后又解开她的裤钮,把她的内裤连同牛仔裤一齐脱下扔到一边。再
将林莉莉两条细白的粉腿绑在椅子的扶手上。林莉莉心里是又羞又恨,可是也无
可奈何。任凭全身重要的部位赤裸裸暴露在蒙面男子的跟前,而且任他要摸就摸,
要捏就捏。蒙面男子好像和她有仇似的,下手很重。林莉莉酥胸上两颗奶头被他
捏到痛得要死。蒙面男子又伸手去摸林莉莉的私处。

  用手指在那里揉着揉着,搞得她心里禁不住浮出一阵异样的感觉。一股液汁
分泌出来,滴在蒙面男子的手上。

  这时蒙面男子开始拉开自己的裤链。忽然间,莉莉发现蒙面男子的脖子上有
一块红斑。便记起一个人,就是前些时间被公司解顾的信差阿程。而阿程被解顾
的原因正是因为有一次趁着交递一大叠文件给林莉莉时暗中伸手去摸她的乳房,
林莉莉惊叫起来并且推跌了文件。刚好经理看到,便过问什么事情,林莉莉虽然
不敢照实说,可是阿程还是被解顾了。

  蒙面男子已经把他的肉棍掏出,林莉莉急得大叫一声﹕「阿程,你想做什么?」

  蒙面男子吓了一跳,刚好外面由远而近传来警车声,蒙面男子把一团布团塞
进林莉莉嘴里,便匆匆的逃走了。林莉莉祇好静静地等待着。想到一会儿护卫员
阿顺上来时,自己这付赤身裸体的模样不知怎样见人。更深夜静,林莉莉极度紧
张之后带来的疲倦使她不知不觉地睡过去了。

  墙上的大钟六点九个字的时候,护卫员阿顺终于上来了。阿顺是一个三十多
岁的男人,长得粗壮威武,但是平时对公司里的女孩子却是很有礼貌的,还经常
主动帮小姐们买这买那。所以大家都跟他很合得来。可是在林莉莉眼里一向和蔼
可亲的阿顺,此刻见到林莉莉被绑在椅子上的细白迷人的肉体,犹如一头驯虎忽
然恢复了兽性,他双眼发红地望着她,一双巨掌一下子按到她乳房上左摸右捏。

  一会儿又伸手去摸下面。林莉莉虽然十分不愿意,可是底下却不由自主地流
出一些水来。那水把阿顺的手都弄湿了。阿顺接着就把自己的裤链拉开,掏出粗
硬的肉棍儿,对准林莉莉的小肉洞就插,虽然觉得有些阻滞。可是他还是用力地
挤进去了,莉莉感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可是手脚完全被绑住,祇有挨插的份儿,
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阿顺双手拽捏着林莉莉的丰满乳房,下面的大肉棍就姿意在林莉莉的肉体里
出出入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才满足的将肉棍儿从林莉莉的肉洞里退出来,接
着就为林莉莉松了绑。祇见又白又红的液体从她底下的肉洞里溢出来,顺着白嫩
的大腿往下流。林莉莉拔出塞住嘴里的布团,「哇」的一声哭起来,阿顺这时已
经冷静下来,却慌了手脚。

  连忙把她的衣服递过来问道﹕「莉莉,难道你还祇是第一次吗?」

  林莉莉一把推开阿顺,连身上的上衣也脱去,赤条条地跑进洗手间了。阿顺
追到洗手间门口,祇听见里边水声哗哗地响。也不敢贸然闯进去。过了一会儿,
林莉莉出声道﹕「阿顺,把我的衣服拿进来。」

  阿顺小声说道﹕「莉莉,你还没穿衣服,这不太方便吧!」

  林莉莉气愤地说道﹕「你还怕什么,我的身体刚才让你全看过了,摸也摸过
了,插也插过了。」

  阿顺这才低着头,手捧着她的衣服走进去,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莉莉,
对不起啦!我刚才一时太冲动,又不知你还是处女,所以冒犯了你。我愿把我所
有的积蓄,八千块钱全部送给你,希望你不要报警。」

  林莉莉这一阵子也刚好缺钱用,又想到既然失去的了,也追不回来了。便对
阿顺说﹕「我可以答应你,可是你要帮我找到阿程,我要和他弄清楚事情,我不
想他再找我的麻烦。」

  阿顺说道﹕「原来刚才是阿程造成的,好吧!我一定做到!」

  林莉莉低着头说道﹕「阿顺,本来我是不应该拿你所有的积蓄,可是我的确
急需用钱。实在过意不去,趁时间还早,不如我让你玩多一次吧!不过你得温柔
一点,不要像刚才那样强暴我!」

  阿顺望着林莉莉一丝不挂的嫩白肉体,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林莉莉从他手
里接过自己的衣服,挂到墙上。回头对阿顺说道﹕「你也把衣服脱了吧!这样才
公平一点。」

  于是阿顺也快手快脚地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然后把林莉莉搂进怀里。底下
的肉棍儿也迅速的硬立起来。林莉莉第一次光脱脱地被男人贴肉地搂着,心里的
感觉是特别新奇和刺激,小肉洞里很快就春水泛滥了。虽然俩人是站着交合,可
也很快地成事了。林莉莉第一次真正地享受到被男性侵入体内的乐趣,她放纵地
摇动着下体向阿顺迎送。阿顺因为刚刚经过一次,所以这次特别持久。把林莉莉
玩得如痴如醉,欲仙欲死。当天中午,阿顺果然就把他仅有的八千元交给了林莉
莉。

  两天之后,林莉莉接到阿顺的电话。就匆匆赶到阿程的住所,原来阿顺真的
找到阿程,并且把他制服了,绑在交椅上。林莉莉一进门就质问阿程是不是在那
天晚上对她非礼。阿顺承认道﹕「不错,但是你不该叫经理解顾我呀!」

  林莉莉道﹕「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要见你,就是要对你说明,根本不是我叫人
解顾你的。还有,因为你的冒失,使我不明不白的失去了贞操。虽然你是赔不起
的,可你也必须付出代价!」

  阿程低声道﹕「我知道错了,不过我失业之后才找到工作不久,手头上也祇
有五千元。」

  林莉莉笑道﹕「那就行了,我祇要你拿出四千元交给阿顺。不过我也不想让
你太吃亏的,既然你对我的肉体这么有兴趣,那天晚上又祇玩了上半场,今天我
就让你玩下半场吧!」

  说着,也不等阿程有什么表示,就轻舒玉手拉开阿程的裤链,把他的肉棍儿
拉了出来。初时还是软软的,但是被林莉莉的小白手摸摸捏捏,登时粗硬起来。

  林莉莉脱去底裤,然后撩起裙子骑到阿程身上。阿程的手脚仍然被绑住,可
是他的下体却清楚的感到被一个温软的肉洞儿套进来。阿程虽然也玩过女人,但
是还是第一次绑着让女人玩,既新鲜又刺激,不一会儿,就一泄如注了。林莉莉
离开阿程的身体,对阿顺说道﹕「阿程玩完了,我可是不汤不水的。」

  阿顺笑道﹕「让我来帮你啦!莉莉。」

  说着就帮林莉莉脱得一丝不挂,自己也脱光了,拉着林莉莉就在阿程的床上
干了起来。阿程虽然刚刚泄过一次,可是见到这样的场面。肉棍儿很快又硬起来
了。林莉莉粉腿高抬,任阿顺在她桃源洞里抽插,阿顺第一次在有观众的场合下
玩女人。特别的刺激也使他不能持久,未到一百个来回已经将下体抵在林莉莉的
私处射入了。

  阿顺离开林莉莉的肉体,为阿程解开绳子。这时阿程犹如饿扑羊,在床边捉
住林莉莉的一对小脚高高举起,粗硬的肉棍儿突入林莉莉刚刚被阿顺灌满液汁的
肉洞里抽弄得「渍渍」有声。林莉莉也是首次让两个男人轮流淫乐,个中的趣味
笔墨难于描绘。简直快乐得飞上天似的。

  可是从这次之后林莉莉再也没有和他们玩了,豪放的林莉莉觉得用肉体来赚
钱更容易,便通过旧同学的介绍进入现在的「奇梦乡」。

  我把手伸入林小姐浴袍里摸到她毛茸茸的私处道﹕「你就是林莉莉小姐吧!」

  林小姐也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吻了我一记笑道﹕「对了,猜中有奖!」

  我笑道﹕「祇一个吻怎么够呢?」

  林莉莉笑道﹕「现在我可是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要怎么着就怎么着呀!不过
童先生已经玩过这里不少个小姐了,这样吧!我全主动,你好好享受吧!」

  林莉莉先把我的浴袍脱下,让我躺到床上,她自己也光脱脱的偎到我身边。

  把小嘴凑到我的底下,含入我的肉棍儿就吮吸起来。我那东西本来就已经竖
起来了,此刻更是坚硬。林莉莉有时整条地吞进去,有时像吹口琴一样横吸着。
一会儿把我那两颗逐一吃小嘴里,一会儿又用舌头舔弄我的肛门。搞得我下面痒
丝丝的,整个人也舒服得轻飘飘的。那时我的双手也不甘得闲了,一手拽捏她的
乳房,一手探入她底下的小肉洞里挖弄着。挖得林莉莉那里面流出好多水来。林
莉莉终于忍不住骑到我身上来,将我的肉棍儿装入她那水汪汪的肉洞里套弄起来。

  林莉莉弄了数以百次,我依然金枪不倒。这时门口的布帘掀开,小惠走进来
道﹕「哇!你们两个还连在一起呀!」

  林莉莉也笑道﹕「小惠你来就好了,童先生好有能耐哦!我已经弄了很久还
没把他弄出来,我的腰骨都要断了。我还是把他还给你好了。」

  小惠笑道﹕「我可不要,我刚刚才被他搞得死去活来。现在轮到你了,你自
己独吞好了。」

  我笑着对林莉莉说道﹕「莉莉,你不行了,还是下来让我玩你吧!」

  林莉莉赶快翻身下来,摆了个「大」字摊着床上。我下床站在地上,双手捉
住林莉莉的小脚,把她的肉体拉到床沿。接着就分开粉腿,把我的肉棍儿塞入她
的小肉洞里抽送起来。小惠也走到我后面用手推着我的臀部,使得我每一次都深
深贯入林莉莉体内。

  大约一两个字时间,我终于也射入林莉莉的私处里头了。小惠拿过来热毛巾,
为我抹干净了下面。林莉莉也到里边冲洗去了,我躺在床上稍微休息,小惠挨过
来说道﹕「童先生,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叫些东西来吃好吗?」

  我点了点头,小惠便伸手在床边按一按电钮,过了一会儿,有一位白衣少女
拿着一本菜单走进来。我用电子扫描器在上面划了几样,小惠提议我特别要了一
杯神秘饮料,说是虽然很贵,但是对男人来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莉莉冲洗完走出来时,吃的东西也送来了。小惠和莉莉殷勤地把食物送到我
嘴里,我一点儿也不需要自己动手。双手祇用来摸捏她们的奶子和肉体。最后我
喝下小惠帮我所点的饮料,觉得清香可口。喝过之后更是精神振奋,拖过小惠按
在床上就要再插她的小肉洞,刚好白衣少女又进来收拾东西,小惠便叫我先去玩
她。我把电子扫描器在白衣上的标签上划了划,白衣少女笑着把身上仅有的一件
浴袍脱下,把一副光脱脱白雪雪的肉体向我送过来。我让她伏在床沿,昂起丰满
的臀部,然后从后面插进去,又伸手到她胸前去摸捏奶子。

  小惠和莉莉也用她们的肉体紧依在我的左右,用她们温软的乳房揩擦着我的
身体,这次我抽送了很久,白衣小姐底下的小肉洞里分泌大量的爱液,把我们交
合着的部位都湿透了。我把她的肉体翻过来,又正面地插进去。白衣小姐高潮迭
起,不停的呻叫着。

  小惠笑着对我说﹕童先生,你刚才喝的那杯饮料足够对付好多小姐才会软下
来的,我看来这位小姐已经被你玩够了,好心你放过他吧!「我笑答﹕」好吧!
我放过她,不过要你顶替。「

  小惠笑了笑,便躺到床沿,一对玲珑小脚高高举起。我也迅速地把肉棍儿从
白衣小姐的肉洞里拔出来,一头扎进小惠的阴道抽弄起来,一时间又把小惠弄得
淫声浪语好不热闹。白衣少女趁机起身溜走了。我玩完了小惠,又拖过林莉莉再
玩了一次,才被小惠硬拉着我走出林莉莉的房间。

  小惠继续带着我经过一个大厅,大厅中间有一个圆形的舞池。中间有十几对
男女在赤裸地跳着舞。小惠说﹕「这里是交换舞伴的游戏,每隔一首音乐就交换
一次伴侣。」

  我笑道﹕「小惠,我们也去玩吧!」

  小惠道﹕「童先生,你又要叫我让十几个男人轮奸了。不过没办法啦!现在
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你有权用我的肉体去换取别的女性肉体的。」

  我笑道﹕「小惠,你如果怕,我们玩一圈就走好吗?」

  于是我和小惠一齐脱光身上的衣物,双双赤条条地加入跳舞的行列。舞池里
的男女个个都相拥着,有的相对着有的背向着,可是每一对伴侣的下体都正在交
合着。我和小惠也互相拥抱着,可是我并把肉棍儿塞进她底下。小惠在我耳边轻
声说道﹕「童先生,你底下那么硬,怎么不放进去呢?」

  我笑道﹕「你不是怕给太多人轮奸吗?所以我就不进去,可以让你减少一个
呀!」

  小惠笑道﹕「死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说着伸手牵着我的肉
棍儿进入她底下的小肉洞里。

  音乐暂停了,小惠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与此同时,另外有一个女郎投进
我的怀里。我们之间虽然不说一句话,可是下面却很快地插上了。这位女郎的身
型比较丰满,胸前那两座乳房非常巨大。顶在我胸部,真是又温软又舒服。不到
一个字的时间,又交换舞伴了。被我插入的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小姑娘,她的身型
太小了,我要把她抱起来才可以把肉棍儿插进她的小肉洞里,她那里也是十分紧
窄,虽然不方便抽弄,却也将我的肉棍儿箍吸得十分舒服。

  音乐一首一首地播过去,我怀里的女人也一个一个的变换,高矮肥瘦,样样
试过。

  又轮到小惠依入我的怀里。我就把小惠抱起来退出了舞池。

  我对她说道﹕「小惠,你累不累,我们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小惠带我走到一个房间里,在浴室里冲洗了一身汗水后,我们一齐躺在床上。

  小惠依在我怀里,我玩摸着她的奶子,笑道﹕「小惠,刚才那么多的男人轮
流玩你,那时的感受怎么样呢?是不是很舒服呢?」

  小惠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说道﹕「鬼才舒服哩!被你们轮奸都叫舒服哇!我
自己高潮又来得快,让你第一个插进去时就已经酥麻了。接下来的无非是敷衍应
酬而已,我是有心让你玩多几个女孩子,你却取笑起我来了。」

  我把小惠搂进怀里,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狂吻起来。小惠挣扎着说道﹕「不
要再胡搞了,要嘛你就正正式式和我玩一次吧!以便留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

  我听了立即就要翻身爬上小惠答身上。小惠用手撑拒着说道﹕「你先躺着,
我来为你服务。等我不行了,你才翻过来弄我,我和你玩过好多次了,你还没有
在我那里射出来过,这次你玩到在我底下出来好吗?」

  我点了点头,于是小惠就趴在我身上用嘴把我的肉棍儿吮得硬梆梆的,然后
让她那温软滋润的小肉洞套下来。我一边摸捏着小惠白嫩的乳房,一边欣赏着小
惠红润的肉洞儿吞吐我下体的得意姿态。玩了一会儿,小惠无力地摊到我身上。

  我便从下面向上顶。

  小惠被我顶得身软如棉,我再翻到她上面狂抽猛插。小惠娇喘不已,继而四
肢冰凉。我较早时虽然喝过特制的汤,可以历经数十个女人而不泄。可这时也差
不多药退了,一阵异常的快感袭来,我便伏在小惠绵绵的肉体上一泄如住了。

  欢娱过后,我倦倦地卧在小惠棉软的肉体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已经睡在另一个房间里了。早先那两位白衣小姐站在我床前笑
容满面地说道﹕「童先生请梳洗,然后到上面用早餐吧!」

  我疑惑地问道﹕「小惠呢?」

  一位白衣少女笑道﹕「童先生,春梦了无痕。不要追忆了,我们服侍你冲洗
吧!」

  说着两位少女都把白衣脱去,赤条条地扶着我入浴。在浴室里,我精神充沛,
要求白衣少女和我欢好,她们都表现得热情。那时我浑身涂满了肥皂液,一会儿
搂着短发的少女玩,一会儿抱着长发的少女干。粗硬的肉棍儿轮流在她们滋肉的
小肉洞进进出出。把两位细皮嫩肉的女孩子玩得兴高彩烈。短发少女兴奋起来了,
她肉紧地抱住我说道﹕「你玩得我好舒服哇!我想你往我肉体里射精,你专心玩
我一会儿吧!」

  我回头望望长发少女,她娇媚地笑道﹕「你先玩她吧!你在她身上出了之后,
我们还可以再把你搞硬起来,那时你才专心地玩我吧!」

  于是我把短发少女的娇躯放在浴池边沿,她把两条雪白的嫩腿高高举起。我
一边把粗硬的肉棍儿在她紧窄的小肉洞里狂抽猛插,一边捧着她一对羊脂白玉般
的乳房搓揉摸捏。直把她玩得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