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激情]_超碰 

首页  »  強暴虐待  »  [荒岛激情]


其他几名幸存者呆呆地站在山谷中,看着还在冒着浓洇的半截飞机,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飞机坠落,后半截机身幸好扎在茂密的原始大森林中,机尾挂在高高的树杈上。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几个幸存的人从树上弄下来,这小半截机尾中坐了八个人,飞机爆炸时整个机身都炸得粉醉,只有这小半机尾坠下来,而且幸运地落在了树林中,可是靠前坐位的办公室老马,被飞机爆炸时的碎片削去了半个脑袋,脑浆流了一肩一背,早就死了,坐在他旁边的我,倒是毫发无伤,只是吓掉了半条命。而坐在后面坐位和几个小姑娘聊得兴高彩烈的小赵,也死了。飞机落下来时,一枝被劈断的尖锐的树枝紧贴着前边的座位像杆枪似的扎透了机尾,而小赵就被树枝穿腹而过,钉在了座位上。由于惯性,飞机仍然向下滑动,树干越往下越粗,插入他腹部的树干已有碗口粗,如果不是我及时把坐在他旁边的林雨仙拉开,她一定已经吓疯了林雨仙是刚刚分配到我们单位的女大学生,她是一个颀长、俊美的少女。她的脸庞是椭圆的、白皙的、晶莹得好像透明的玉石。眉毛很长、很黑,浓秀地渗入了鬓角。而最漂亮的还是她那双有些轻佻的嫣然动人的眼睛。她不爱和我讲话,可是在领导面前却是一付小鸟依人的德性,还常打别人的小报告,挺招人烦的。我是大专毕业,学历比她低,个子又不高,才一米七二,站在她婷婷玉立,一米六八的身体前有点自卑,虽然我瞧不起她在领导面前的德性,可是又禁不起她年轻健美身体的诱惑,所以我常常偷看她牛仔裤下圆滚滚.翘挺挺的臀部,苗苗条条只有一尺七八的小蛮腰,还有那对骄傲耸立的乳房当我把她从树上背下来时,她对我感激涕零,而我心中只萦绕着她娇躯趴在我身上时的感觉,倒没觉得累.我第二个背下来的是赵月儿赵姐,我刚刚参加工作时看到她,心中就怦怦直跳,现在七年过去了,她依然娇媚如昔,岁月似乎没在她身上留下丝毫迹象, 她的身体,也真发育得太完全,穿的虽是普通的职业装,但在我的前面一步一步的走过时,非但她的肥突的后部,紧密的腰部,和斜圆的胫部的曲线,看得要簇生异想,就是她的两只圆而且软的肩膊,多看一歇,也要使我色心大发。立在她的前面和她讲话时,则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那一个隆正的鼻尖,那一张红白相间的嫩脸,和因走路走得气急,一呼一吸涨落得特别快的那个高突的胸脯,又要使我着迷。还有她那一头不曾剪去的黑发,虽已是个妇人,可始终留着一头长发,看起来,又格外的动人。尤其是那两片肥臀,攸然向上收扰到柔软的细腰,它们的丰满和谐跟纤柔动人的腰肢配在一起,形成她全身最完美的部分。

第三个是打字员李小小,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尖尖的下巴,一双单凤眼,小脸上还有几颗雀斑,小鼻子长得笔直,身材瘦瘦的,穿紧身裤时绷得紧紧的小屁股,乳房不大,可是人长得俏皮可爱,平常和我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很合得来.她的身子真的很轻,背在身上几乎没什么重量最后三个是一块下来的,因为火已经快烧过来了.这三个幸存者也是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大专同学,萧小嫣,她虽已29岁,结婚三年,可是一张娃娃脸看来还像未结婚的女孩子,只是臀部更丰盈了些,薄薄的红唇,乌黑的杏眼,无论你什么时候看到她,她总是白白净净的,柔嫩而白净,连耳后的皮肤都是细嫩白净的,纯净的像水。另一个还是个中学生,长得眉目清秀,唇白齿红,唇上还有着少女的绒毛,身材虽然还带着点婴儿肥,可也却娇小玲珑.她叫楚燕,是我们公司老总的女儿,这次随团一块出去旅游,想不到遭此大难第三个是机组唯一的幸存者,高贵漂亮的空姐,丰胸圆臀,长腿细腰,脸蛋儿又白又嫩,长得极像电影明星李小璐,甜甜的小嘴,一笑两个酒涡儿。

小嫣胁下被爆炸碎片击伤,流了不少血,脸色苍白,周身乏力,我带着她们两个下来,真费了一番周折,结果连我和楚燕也被树枝刮伤了头脸和手脚我们七个人喘息着跑到山坡上,望着被火焰吞噬的飞机发怔,小小和楚燕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我是唯一的男人,在此非常时刻,自然要发挥主导作用,我背着快要昏迷的小嫣,领着大家找到向阳的一处山坡,这里林深树密,郁郁葱葱,且绝无路径,我们一路跌跌撞撞,总算找到了块比较开阔的地方,这里野草不多,大多是石头,清潺潺的泉水不在石隙下欢鸣,在几处地方积水较多,成了一汪清澈透底的水泊,水中游荡着几尾小鱼水源上游,天然形成的一处山洞,却并不深,只在几十平米,由于处在向阳处,所以十分干躁我叫大家坐下歇息,又喂了小嫣些水,她的伤口还在流血,必须要包扎一下,我叫赵姐和林雨仙帮她包扎伤口,今天林雨仙穿了一袭白色的长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和她说了一声,就从裙尾扯下一大块,用来给小嫣包扎,这一来她的长裙成了超短裙,露出一双健美笔直的长腿,羞得她俏脸绯红。

可是小嫣虽然伤势其实并不重,可是血染层衣,她们竟然吓得花容失色,软手软脚的动弹不得,我只好厚着脸皮过去自己动手。我先帮小嫣褪去上衣裳,白晰娇嫩的少妇身躯呈现在我面前,那对温润玉兔似的乳房让我心头乱跳,直咽唾液,脸上还得故作镇静。小嫣虽然有些晕眩,但是神志仍然清楚,被我剥光上衣这般摆弄,苍白的脸上也不禁泛起些红晕,羞涩地闭上眼,干脆眼不见为净了。

我定下神,用手绢蘸着水,一点点清洗她的伤口,她伏在我腿上时不时的一阵颤抖,咬牙强忍着不叫出声来,一对玉兔也颤颤巍巍的,真是迷人,只可惜这时我却无福消受这香艳的滋味。伤口清理干净,我用裙布把她的伤口包扎起来,期间自然不免碰到她的酥胸玉乳,只是她故作不知,我也故作无知罢了。

眼看日正当空,我少不得安慰大家,政府很快就会派人来救我们,大家尽管放心之类的话,今晚只怕要宿在这里,虽然正是秋初,白天尚不太冷,但是在这儿呆着三两天怕是免不了了,叫大家在附近采些柔软的野草,铺在石洞中,否则晚上要睡冰石板,怕是受不了。又嘱咐大家不要走远,刚才一路过来,就看到两条草蛇,吓得众姐妹花容失色,这里林深树密,可能还有大型的野兽,叫大家当心。

我把小嫣安置在洞中,叫楚燕看护她,又去采了些松香、松枝和往年落下的厚厚的枯松针,用打火机点着,生了堆火,这才坐下来喘口气。

这时大家已是饥肠露露,几个女人都拿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男人歹命啊,我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在林中折了枝韧而长的树干,把一头劈开,用随身带的小刀,削得尖尖的,到林中打猎。

可怜我也是城市中的人,虽然小时在农村长大,可也只会上松树摘些松果,在树下认得野菜、蘑菇,哪里打过猎,这一路倒是见到些野兔、野鸡、狍子、獐子之类的动物,可是还没等我打,就跑掉了,有几次还看到几条粗大的毒蛇,吓得我动也不敢动,幸好它们也未攻击我,懒洋洋地游过去